BOSS大人宠妻有道

第二百三十四章:娇气

    为什么对于他来说想要的,曾经拥有的,想要的,为什么就那样艰难呢?

    他记得她的笑起来的样子,记得她编贝一样的牙齿,记得她生气的样子,记得她暗自窃喜的样子,记得她倔强的的样子,记得她不知道的那些关于她自己的事情

    可,也只是记得而已。

    “记得”除了能让他伤心以外,已经变得毫无意义。“记得”拯救不了他疼得不能直视的心,“记得”只是让他认清楚现实的残酷。

    他想要“忘记”,可是只有“记得”。

    “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,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”,如果真的是死去到还好,“今日生”?笑话,今日怎么“生”,就像是现在他明明看到太阳也不觉得是温暖的,明明满眼花团锦簇却是凄凉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”。犹记得这首歌当初是何种悸动,犹记得她浅笑的温润。他们本来就是彼此不分的两人,如今倒像是隔着天堑鸿沟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应该不在乎她的,应该听她的以后再也不要有希冀。可是在听到她受伤住院的消息,他还是忍不住去看她。只是没人给他机会,他空有一腔殷勤却没处放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她既不是他心里的一根刺,也不是他心里的一抹月光,更不是一颗朱砂痣。而是长在他心底的一颗种子,从遇见她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慢慢的在心里发芽,生长根须。然后那千丝万缕的根须慢慢的沿着心脏位置延伸开来,触到更深更阔的位置,根深蒂固到什么地步轻易不知道的。直到有一天这颗种子变成的禾苗被人拿去,那些细小的根茎仍旧留在原来的地方。跟着他一起腐朽成灰。

    手贴在心口位置,那里是如何也好不了了。

    李芳菲见何韵脸色不太好,她说,“韵韵”

    何韵摇摇头,想笑,可是怎样都笑不出来,平日里要是温立涛朝着她发难她还能装装样子,假装自己不在乎。假装自己还能忍受,假装自己为了孩子。可是今天任由她怎样强作欢颜,都无法达到那种大方贤惠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知道症结在哪儿,李芳菲的话,温立涛的话,让她心里像是有股火苗在窜。如果真是东窗事发,那么那么她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,她的世界肯定会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恐慌,一阵难过如果真的要她付出代价,那么是不是有点大了点。买凶杀人是个什么样的罪名,就算是她对法律一知半解也知道此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妈妈没事,我只是需要缓一缓”何韵低垂着眼睫,她不敢看李芳菲的眼睛,她知道自己此刻脸色一定很难堪,这个时候她已经不能掩饰自己的情绪,那么恐慌也怕会被李芳菲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她撑着桌面站起来,身形晃了晃。

    李芳菲赶紧扶住她,“你这个孩子哟,可见怜的”

    何韵如果是以往听到李芳菲用这样痛心的话跟自己说,还会说上两句,这个时候她连摆手都不能。“我先上去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送你上去。”李芳菲托着何韵的手臂。“小心一点”

    何韵一回到房间,等李芳菲出去了,她拿起手机就给许玲打电话,“妈妈,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回去?”

    许玲本来在屋子里跟人学煲汤,家里新来的厨子是广东人,广东人信奉养生之道在靓汤,所以这个广东厨子也煲得一手好汤。许玲正打算晚上在何坤面前露一手。

    她正在兴头上,不想这边还在问火候问题,佣人就来说何韵的电话来了。何韵几乎每天都有跟她有通电话,只是这个点何韵一般都是应该吃完午饭在歇午觉。

    她听何韵说的有气无力,“睡不着你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妈妈,特别特别想”她很怕,很害怕,怕下一秒就身陷囫囵。怕来不及!

    “娇气,不过你要是过了的话,今晚可是有口福的了。妈妈正在学煲汤。”许玲兴高采烈的,“其实呢,妈妈只是想让你来给我把把关!我这就叫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来接我,好不好?”何韵心里难受,实在是没有勇气走出这个房子,走出这个给了她很不好回忆,又曾经寄予了很大希望的房子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能够做到这家的女主人,以为没有谁比自己在这个家里更合适,以为只要成为温立涛的妻子跟孩子的母亲就能俘获他的真心。即使是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不愉快,她想自己都能够坚持到有天他会发现她的好,发现他想要的其实她也能够给予现在她才知道自己这真是作茧自缚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有谁会在乎她是不是真心愿意做一个小女人,有谁在意她真的伤心了她不过是李芳菲眼里的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,不过是被何凌霄好一些的儿媳选择,因为她是现任何家千金。她在温立涛眼里算什么呢?她总算是弄清楚了,不应该是认清事实,她不过是他眼里的绊脚石跟垃圾,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。

    “妈妈没空啊”许玲肩膀夹着听筒,这手上还有少许淀粉。“我马上就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妈妈你一定要过来的。”何韵从来没有过的固执。

    许玲小小的诧异了一回,自己的女儿从小省心不说,也没有这样娇气又任性的时候,最多撒撒娇也是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“韵韵你怎么了?”许玲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都要僵掉了。心里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来。她以为是温立涛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只是很想你,你一定要来接我。”何韵有气无力的说。

    等挂断电话,她开始收拾一些紧要的东西。找来一个大袋子,一股脑儿放进去。

    在收拾好了以后,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鼓囊囊的行李袋,一阵苦笑,笑着笑着就流出泪来。

    何凌霄正在跟杨瑾维打游戏,两人肩膀挨着肩膀,手上各自拿着遥控操作,连彬敲门进来就看到两人挨得很近盘腿坐在地毯上,那气氛明明是游戏里的厮杀,现实里却又怎么看怎么和融。现在门外的情形让他不得不打断他们,“杨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BOSS大人宠妻有道目录

黑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黑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